知识问答

栏目分类:

北京儿童医院的“三宝”:三位91岁老医生仍坚持

潘老在家中研究小儿外科学。

黄老正在出门诊。

裴老正在出门诊。

俗话说,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在北京儿童医院,有很多“国宝”级的老专家,他们耄耋之年,壮心不已,每周会准时出现在诊室里,用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经验为小患者解除痛苦。今天,记者带您认识三位医生爷爷、医生奶奶,他们今年刚好都是91周岁,绝对是“90后”医生。

骨科专家潘少川

一句“没事儿”让人如释重负

91岁的潘少川,是北京儿童医院骨科专家。75岁以后,潘老就不再上手术台,但每周两次的门诊工作坚持到现在。如今,每个周一和周三的上午,潘老都会准时出现北京不孕哪家医院在北京儿童医院的门诊大楼里,周五上午他还会来到医院参加小儿骨科的会诊。

“一想到自己还能给孩子们看病,我就特别高兴。”91北京儿童医院的“三宝”:三位91岁老医生仍坚持岁的潘老精神矍铄,思路清晰,说起话来中气十足。“孩子家长们也说我看起来就像70多岁的。”上周三,是潘老的门诊日。一上午来了20多个孩子,其中有七八个都是怀疑孩子先天性髋关节脱位或是足外翻。家长们在社区医院给孩子体检时,被告知孩子大腿两侧的皮纹不对称,建议到大医院复诊。这些忐忑的孩子家长们挂了潘老的专家号,只等他最后的“宣判”。91岁的潘老细心地给孩子做完检查后,发现没有问题,会轻松地说一句:“没事儿”。这时,整个诊室的气氛都轻松下来。有些孩子的父母听到潘老的“没事儿”后还是不放心,会重复再问,这时,潘老会特别肯定地说:“放心吧,真没事儿。”

潘老的这句“没事儿”,源于60多年的临床经验。1951年,潘少川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分配到北大医院工作。1955年,北京儿童医院准备创建小儿外科,27岁的潘少川跟随着32岁的张金哲一起从北大医院外科来到北京儿童医院。虽然张金哲院士只比潘少川大5岁,但在潘少川心目中,张金哲院士就是不上呢他的老师。如今张金哲院士也坚持在一线出诊,当年的小哥俩儿现在成了老哥俩,上午门诊结束请问手术生小孩能生几个后,老哥俩儿还会搭伴儿一起回家。

潘老说,随着社会的发展,现在小儿骨科的疾病谱和当年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。“以前感染性疾病患者特别多,骨髓炎、骨结核的患儿很常见;现在很少能见到感染性疾病骨科疾病患儿了。”如今到潘老的门诊来看病的患儿中,先天性髋关节脱位、足外翻或者脊柱侧弯的患儿多了。

每周的门诊日,潘老坐在诊室里特别开心:“我觉得活着的意义就在于工作,为孩子和家长解决了问题,他们很高兴,我也高兴;给孩子们看病,他们的病好了,我自己的治疗水平也高了。”

小儿泌尿外科教授黄澄如

特色病历跨越半世纪

“黄奶奶”是很多小儿泌尿外科患儿家长对黄澄如的称呼。91岁的黄澄如面带慈祥,见到患儿家长总是笑眯眯的。

小男孩在生长发育过程中,有一段生理性包茎期。这种包皮粘连的疾病是小儿泌尿外科最常见的小病,但也是家长的心病。有些医院告诉家长,要做手术才能治好。但黄奶奶有一招最原始、最安全有什么时候做房事容易怀孕效的“徒手翻小鸡鸡”方法。黄澄如经常说自己“下手狠”,但也告诉家长,“会肿、疼,两三天之后就好了。”给孩子“翻小鸡鸡”时,黄澄如从来不戴手套,清理包皮垢时也都是徒手清洗等治疗结束后再去洗手。

5年前,黄澄如还经常上手术。90岁之后,她逐渐减少了手术量。“你要不做手术,查房时就没有发言权。”曾经跟随黄老手术的年轻同事都赞“黄老的手特别稳。”黄澄如一把手术刀握了半个多世纪:1944年,黄澄如考入现在的北京大学医学部。1956年,黄澄如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工作;1972年,黄澄如创建了北京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专业,这也是国内最早的小儿泌尿外科专业。如今,北京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水平现在处于全国前列,常年“一床难求”“一号难求”。

现在,北京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已经成长起来一批中青年医生,黄老依然坚持每周三次门诊,一次查病房。每次出门诊时上海58同城,她都亲自为每个孩子查体,亲手工工整整地书写病历。黄老有一个习惯:每天把有特点的门诊患儿情况一一记录下来。记者发现,黄老使用的一个微微泛黄的本子上最早的一次记录时间是1964年。对于年轻医生来说,这个小本就是一部小儿泌尿外科的发展史。

现在,91岁的黄澄如坚持自己买菜、自己做饭,她经常开玩笑说,“做一顿、吃一天。”有时候,黄澄如也会骑上自行车去买菜。别看黄老年北京儿童医院的“三宝”:三位91岁老医生仍坚持纪大,但思想很年轻。年轻的同事们都知道黄老电脑使用得非常溜,但黄老自己还觉得有点遗憾:“到现在我还没学会使用微信。”

国家级名老中医裴学义

耳朵背?分什么事!

裴学义是北京儿童医院中医科的教授。今年91岁裴学义,每周依然坚持出门诊,每天都要看书学习。这几年,裴老听力有所减退,佩戴了助听器,有时候别人说话时裴老听得不太清楚,但只要是患儿家长介绍孩子的病情时,裴老的听力奇迹般地恢复了,“听得可清楚啦。”

裴学义1944年毕业于北平国医学院医科班。毕业后正式拜当时京城的四大名医之一——孔伯华先生为师,是孔伯华的关门弟子。跟随老师研习11年,裴学义深得老师真传,尤其擅长治疗温热病、疑难杂症。裴学义和北京儿童医院老院长诸福棠很早就认识,也曾经多次协助北京儿童医院治疗各种瘟疫杂病。20世纪50年代初,受诸福棠院长之邀,裴学义来到北京儿童医院中医科工作。几十年来,裴老在治疗婴儿肝炎、肾病、过敏性紫癜、小儿咳喘、小儿脾胃病等方面都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,在患儿家长中享有很高的威望,根据他的经验处方研制出益肝降酶冲剂、金黄利胆冲剂,临床疗效显著。

1997年,裴学义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500名老中医药专家经验师承制导师,北京儿童医院现任中医科主任柳静成为裴老的弟子。跟随老师出诊的几年间,柳静愈发敬佩老师:“他对待患儿一视同仁,从来不会因为患儿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而区别对待。”裴老每次出诊都会和家长聊天,拉家常,问“您家住哪儿啊?”柳静说,裴老这么问其实是为患儿的复诊做准备,“如果孩子家住外地,他就会让孩子间隔时间长一点再来复诊,让患儿和家长少一点奔波。”不孕不育检查去地方检查还是去北京检查好

如今,北京儿童医院设有裴学义工作室。每隔一段时间,裴老会来查房、会诊,与科里的医生一起讨论疑难病例。柳静说,大家都非常钦佩裴老的品格:虚怀若谷。找到裴老治疗的很多都是疑难杂症的患儿,裴老从来不说自己一北京儿童医院的“三宝”:三位91岁老医生仍坚持定能给孩子看好,总是谦虚地说,“我尽力。”

对于一些在其他医院久治不见效的患儿,裴老从来不批评指责之前医生的治疗方案。他总说,之前给孩子治疗的医生都有功劳,“正是因为他们错了,才给咱们指了一条正确的道路。”

记者手记

医生爷爷医生奶奶的养生秘诀

记者问起三位老专家的养生秘诀,他们都说都觉得没有刻意养生。他们有的来自外科,有的来自内科,有中医,有西医。专业不同,但他们有两点共同之处:

一是热爱工作。潘老常说,来到医院给孩子们看看病,就觉得很高兴,“能工作我觉得有价值。”;黄老说,“到医院工作和家长聊聊天,多好啊。我站起来的时候家长还扶着我。”裴老平时耳朵有点背,一见到患儿,就变得耳聪目明。

二是豁达谦虚。潘老坚持学习,与年轻的医生们一起了解最前沿的医学进展;黄老如果发现自己错了,会当即认错;裴老艺术高超,但从来不说“满话”,他总是说,“我尽力。”

三位“90后”专家还能继续工作,什么时候同房不容易怀孕既是医院的宝贝,也是患儿的福气。

原标题:90后老专家儿童医院的三宝

返回列表